战神魔妃冥河决战

敏懿

首页 >>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 >>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朕家病夫很勾魂 彩虹屁专家种田记 侠骨红颜青侠传 旱魃称帝 高危职业二师姐 浮光祸世 夫君他身娇体软 鸢心如初 穿越之大美食家 穿越之修仙
战神魔妃冥河决战 敏懿 -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全文阅读 -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txt下载 -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[]

第52章 真相的代价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我醒过来了,在红叶谷中一处僻静的山谷中。

第一时间看到的人,却是雪狼。

哦!雪狼,我想起来了。

那个在天狼山见过的,羞涩善良的年轻狼族。

那个时候,我在天狼山被魔弦虐待,他对我相当照顾,我欠他一份情。

天狼山一别数月,我和魔弦回到望月楼后。

因为魔弦对我的安全,相当在意,他是外臣,我和他倒真没机会相处过。

眼下看到他,我尽管意外,却相当安心。

雪狼,我知道他对我,从来没有恶意。

就算那个时候,面对魔弦的淫威之下。

他却秉承中起码的良知和善意,不顾自身安危,对我多番维护。

他看我醒来,第一时间抢上前,将我扶了起来。

又体贴地喂我喝了一口水,我摇了摇依旧有些昏昏沉沉的头。

有些诧异地问他:“雪狼,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?”

唔!我一边对他说着话,一边努力回忆起,我晕过去之前发生的事。

对了,那个时候,我在干什么?我在和魔弦......

我的脸孔微微一热,随即而来的,是一阵恐慌。

不对!有什么不对,那个时候的魔弦,绝不会让我离开他。

也不会让我和雪狼在一起,他是出了什么事了吗?

下一秒,我猛地坐直身体,一把抓住雪狼。

大声问道:“雪狼,告诉我,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?

魔弦......魔弦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

他怎么了?不行!我要去找他......”

意识到魔弦可能出事后,我开始心急如焚,一边连声追问着雪狼。

一边站了起来,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,去找寻魔弦。

雪狼脸色凝重,他一把抓住作势欲走的我。

语气中充满了难过,他欲言又止:“月姑娘,你不能去!他......他不是魔弦陛下......”

我身体一晃,脚步一个趔趄,几乎栽倒在地。

那一刻,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,我听到了什么?

雪狼他在说什么?什么叫做他......他不是魔弦?

那一刻,我心中的信念开始轰然破碎。

我的心脏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牢牢握住,压迫得我几乎有些透不过气来。

我猛地抬头,用力抓住雪狼,身上气息暴涨。

雪狼被我的威亚吹得有些摇摇晃晃,我盯着他。

看着他眼中厚重的愧疚,一颗心沉入谷底。

我眯着眼睛,眼神中酝酿着愤怒的雷霆,吼道:“雪狼,你刚才说什么?

再说一遍!你说的他是谁?魔弦在哪里,告诉我!”

那一刻,雪狼的眼中有星星点点的泪光涌现。

他看着我,眼神中划过一丝怜惜。

突然,我感到了一阵恐惧,他这是?

我看懂了他眼神中的意思,他这是?他这是可怜我?

为什么?为什么他会是这个表情?

我几乎疯了,得不到答案的郁闷,让我勃然大怒。

我眼神狰狞,猛地掐着他的脖子,将他举了起来。

我的丹田中,开始疯狂地旋转着我的灵力。

阵阵恐怖的威亚开始在我身体中爆射而出,我的威亚几乎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我的身上激荡着疯狂的气旋,以我为中心,开始酝酿着一阵阵狂乱的风暴。

这个时候的我,满身戾气,黑发纷飞。

我盯着雪狼,眼神中的满是冰冷。

我只知道,如果他敢骗我一个字。

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,我冷酷地看着他。

语气平静,可雪狼应该知道,我平静的语气比刚才的怒吼更可怕。

我轻轻问道:“雪狼,他是谁?告诉我,魔弦在哪里?”

雪狼看着我,如果我没有看错,他的眼角有一滴清泪滑落。

我惊呆了,他的眼中没有畏惧。

只有怜惜,他拼命顶着我的威亚,轻轻开口了:“月姑娘,对不起!

我们骗了你,他是魔笛,魔弦陛下......他失踪了,生死不知......”

雪狼的语气很轻,他说得很快,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勇气。

而他的每一句话,都像一声声惊雷在我耳边炸响。

他的话击碎了我所有的美好,那一刻,我的世界支离破碎。

我只觉得我的心被重重一击,一道强悍的气息,朝我的心脏猛击过去。

我那刚刚拿出了碎心石,好不容易修补的心,瞬间千疮百孔。

痛得我几乎不能呼吸,我猛地跪倒在地,徒劳地握住我剧烈震荡的心。

雪狼失去我的控制,坠落倒地。

他惊恐地看着跪倒在地的我,扑了上来。

将痛苦不堪的我抱在怀中,连声呼喊:“月姑娘!月姑娘......

你怎么了?你怎么了?对不起!......对不起!

灵轩大人告诉我,如果他没能回来,就让我告诉你所有真相......”

我拼命调动灵力,努力压制住心腔的激荡。

我的全身开始透出星星点点的幽蓝火焰,这该死的修罗双生花。

我已经摆脱了它千年的折磨,可我没有想到,在我拿出碎心石这么短的时间。

它就用这种方式,提醒我,它的存在。

它是想告诉我,它才是我的主宰。

只要有它在,我就永远没有办法做自己的主人。

它在提醒我,原来我的感觉没有错,陪在我身边的人,不是我爱的人。

那一刻,我无比后悔。

我不是后悔拿出碎心石,我不是后悔它此刻带给我的痛苦。

我真正后悔的是,我没有坚持我的感觉。

回到魔族的第一时间,我就应该拿出碎心石。

如果......如果我能早点拿出碎心石,或许我和魔笛。

我和魔笛就不会.......

想到我和魔笛已经做过的事,那一刻,我五脏俱焚。

我终于控制不住双生花的毒,在我全身肆虐。

它美丽的幽蓝火焰开始燃遍我全身。

让我生不如死,那种痛,比我在梨花谷被魔弦伤害的痛,猛烈一千倍。

倔强如我,冷傲如我,终于也抵抗不住那样的痛。

因为在那种摧枯拉朽的痛中,我越发清醒的脑海中。

一遍遍重复告诉我的事是:魔弦生死不知,而我,和魔笛在一起了。

不管他活着,还是死了,我会永远失去他。

我失去他了......就算他活着,我将永远没有面目面对他......

我失去他了......

那一天,我最后听到的声音是,雪狼绝望的呼喊。

我眼前一黑,我的世界开始一片黑暗。

*****************

一天一夜,魔笛负伤在床,却没有等到梵月。

而他心上的暗夜晶兰,开始变得黯淡无光。

一丝恐惧开始攫取了他的内心,她不见了。

她没有来找他,强烈的不安终于让他按捺不住。

他亲自带队,带领魔族的军队搜寻魔族的所有领地,找寻梵月的下落。

终于,在红叶谷,他感受到梵月微弱的气息。

他看到了她,她静静地躺在红叶谷流云峰的封顶。

他送她暗夜晶兰的地方,她的身边空无一人。

在他们来之前,带她离开的人走了。

把她留给了他,看到他的那一刻,他终于明白。

为什么那些人要把她留下了,因为那个时候的她。

全身都燃起美丽的幽蓝火焰,他明白了,她已经知道了所有真相。

而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,她就已经身在炼狱了。

他扑了上去,泪如雨下。

曾经,这个女人,是他发誓要保护一生的女人。

可最后,他还是为了自己,让她如此痛苦。

他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,却没有办法减轻她丝毫的痛苦。

直到青洛故技重施,像对待千年前为梵月陷入疯狂的魔弦一样,给她种下惑蛇之毒。

让她陷入沉眠,她身上的幽蓝火焰,才渐渐熄灭下去。

青洛告诉他,现在的梵月,她的战力比千年前的魔弦更强。

惑蛇之毒,能维持的时间相当短。

如果魔笛不能让她放下心结,她的双生花毒会再次发作。

而这一次,她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。

魔笛抱起梵月,对着青洛,更像是对着自己宣告。

“她不会死,我绝不允许,青洛,我发誓。

就算用尽所有卑鄙的手段,哪怕赌上我的命。

我也绝不会让她在我眼前死去,青洛。

既然我已经错了,那我只有继续走下去。

直到,她忘记魔弦,不再心痛,和我永远在一起......”

青洛静静地看着他,叹了口气。

不再说话,魔笛抱着梵月,准备离开。

青洛眯起眼睛,看着魔笛的背影。

咬咬牙,终于问道:“魔君,我有一件事,想问你。”

魔笛楞了一下,停了下来。

他敏感地觉察到青洛对他的称呼,有些不同了。

他没有回头,平静地问道:“好!你说!青洛,你想要问什么?”

青洛脸色一变,他看着魔笛的背影。

犹豫片刻,终于还是问道:“凤翎......是灵轩亲手杀死的吗?......”

魔笛缓缓转过身,深深地看了一眼青洛。

有些答非所问,幽幽说道:“青洛,你爱上她了,对吗?”

青洛呆了一下,他无法直视魔笛的目光。

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魔笛看着他,眼神开始变冷。

继续说道:“在她背叛你,把自己送到我的床上,换脸弑君。

算计我,羞辱你的时候,你还爱着她......

在她毫不知道感恩,寡廉鲜耻,利用你,伤害你的时候。

你依然爱着她。

在她和灵轩暗通款曲,肆意妄为,背叛你的信任,玩弄我的感情。

让月儿变成这样,你却仍旧想着为她求情。”

青洛身体一软,他颓然跪倒在地,痛苦地喃喃自语:“魔君,求你,别再说了......

我知道她从未在意过我,她犯下的错,让她死不足惜。

可一夜夫妻百日恩,我还是希望......希望你能告诉我真相。”

魔笛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冷笑。

他的目光开始转到梵月白皙的脸上,眼神中满是温柔。

他轻轻开口了,说出的话,却让青洛满脸惊恐,全身如坠冰窟。

“青洛,既然你叫我魔君,你就应该。

君臣之别,你需记得,她犯下的错,十恶不赦。

她挑战的,是我看得比君位,更重要的感情。

她伤害的,是我最在意的女人。

青洛,你只需记得。

真相就是:她被灵轩杀了,她的尸体,我会交还给你。

望月楼的一干奴婢,我已经全部处置了。

她的所作所为,不会再有一个字传出去。

青洛,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。

你需时刻谨记,你做臣子的本分。

九头蛇一族的荣宠,来之不易,你要好自为之......”

青洛惊呆了,他终于明白。

从凤翎踏入望月楼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她的命运。

谁都救不了她,魔笛话中的意思,他明白了。

如果他不知好歹,继续追究凤翎的事。

那牵连的会是整个九头蛇一族,他看着外表平静,内心却残忍无比的魔笛。

他懂了,凤翎从此以后,会成为他们君臣的禁忌。

他长叹一口气,他从来都不是魔笛。

魔笛位高权重,掌握着魔族的生杀大权。

在这个魔族,他有权决定所有人的生死,所有人的荣宠。

而他,只是一个魔族的族长。

他身系所有九头蛇一族的安危,就算他曾经爱过凤翎。

可那又怎样,就像魔笛说的那样。

凤翎从未在意过他,他们之间的感情从来都不是对等的。

他既没有这个意愿,更没有这个胆色,为她讨还什么公道。

唉!魔笛既然愿意归还她的尸体。

他能为她做的,就是将她还给羽族。

她的故土,或许那里才是她最终的归宿。

她不属于魔族,从来都不属于,青洛忆及曾经的凤翎意气风发。

美艳动人,那个时候,她第一次来魔族。

满怀憧憬,以为她会嫁给魔弦。

收获自己最大的幸福,可惜,她命途多舛。

一路辗转,最后沦落到做了他的侧室。

到最后,还是因为她的个性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

落得个惨淡收场。

他终于低下头,俯首叩拜:“多谢魔君体恤,青洛知错。

青洛以后会谨守为臣子的本分,不会再做他想。

以后,九头蛇一族,会尽心尽力辅佐魔君,成就大业。”

魔笛点点头,心中明白,以后他和青洛将不再是兄弟。

两人之间不再有兄弟之情,只有君臣之礼。

帝王之家,只有利益,哪有什么兄弟情谊?

就算他和魔弦那样的一父所生的亲兄弟,都分崩离析。

更何况是青洛这样的外臣?

他看看青洛,点点头,轻轻说道:“青洛族长辛苦了。

过一阵子,我会在狼族中,为族长挑选一名品貌俱佳的世女。

嫁于族人为妻,以后狼族和九头蛇一族亲如一家,不分彼此。”

青洛面无表情,再次俯地跪拜:“青洛代九头蛇一族,多谢魔君施恩!”

魔笛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足尖轻轻一点,他的身影已经滑落流云峰,朝望月楼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大家好,很抱歉过了这么久给大家开更,战神一进入影视IP签约阶段,敏懿这段时间事情太多,又不愿意敷衍大家,如果没有好的质量和灵感,敏懿一定不会写,这两天差不多忙好,对冥河决战这本书的情节构建已经修改完毕,所以现在会继续更了,敏懿保证,这本书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,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敏懿,谢谢大家

《战神魔妃冥河决战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金庸书屋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金庸书屋!

喜欢战神魔妃冥河决战请大家收藏:(m.jyshuwu.com)战神魔妃冥河决战金庸书屋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玄幻都市之道门崛起 都市神医:开局九张婚书 我!次元直播间超管爸爸 六零医妻有空间 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 娱乐圈的头号黑粉 NBA:我能打爆一切 洪荒玄幻之神级暴君 荒野求生:神级驯兽师 和金主爸爸离婚后 我老婆是Big-MOM 神医赘婿 从斗罗开始的数码兽 我,国宝级演员 诸天之从火影开始的变强之路 最完美之爱情公寓 斗罗之魔刀千刃 大唐探幽录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少年派:咸鱼天才
经典收藏 步天纲 攻略极品 天问 醉枕江山 寒武再临 戏精穿进苦情剧 鬼杀队RPG 穿越后我靠红包发了点财 君为下 我只是一个快递小哥 [综]多么神奇的悦来客栈! 当黛玉控穿成贾敏[红楼]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折腰 媵宠 野兽的魔法师 红尘四合 皇婚 鸢心如初 [暗花/明光]阿鱼日记
最近更新 叶卿修仙传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混元修真录[重生]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母老虎升仙道 高危职业二师姐 锦绣的科举日常 完美转世以后 偏执太子白月光带球跑了 大佬你穿越电脑了 碧海燃灯抄 帝神通鉴 腹黑王爷傲娇徒 茶香袅袅动客情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腹黑狂妃太凶猛 鸿蒙仙缘[穿书] 天降小妖要逆袭 沈珍珠的田 穿书之裕妃升职记
战神魔妃冥河决战 敏懿 -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txt下载 -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最新章节 - 战神魔妃冥河决战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